•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财经>财经新版>热点聚焦>财经头条

七年大数据还原A股趋势 “逢并购必涨”时代落幕

2021-01-18 08:4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经历了2015年、2016年的“狂飙”,2017、2018年的收紧,和2019年的消化后,2020年的并购市场迎来了截然不同的局面——这一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的活跃度陷入了七年来最低谷。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20年,无论交易数量,还是成交金额,都创历史新低,也缺乏具有创新性的交易方案,借壳上市等传统上市手法几乎“绝迹”,并购重组所带来的“造富”效应也日渐式微。

  2020年A股市场完成并购重组交易合计114起,涉及金额5666.91亿元,相比于2014年的427起并购重组交易、10874.4亿元交易金额,近乎断崖式下跌。

  而一个更为明显的迹象是,随着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快速铺开,新兴产业逐渐淡出并购市场,整合式重组渐成主流,百亿级规模并购重组大多瞄准传统产业。

  本报梳理的另一份数据显示,2020年已完成的114起并购重组交易中,仅16起涉及新兴产业,相比2014年并购重组高峰期,年内完成的427起并购重组交易中就有160起涉及新兴产业,当前新兴产业在并购数量及市场份额中均大幅下滑。

  “并购重组也讲溢价,但当下新兴产业估值普遍上行,对于并购方来说,价格较高的资产吸引力当然下降,这是资本市场的常态,当股市估值整体偏低时,产业资本并购会更加活跃,而股市估值整体偏高的时候,金融资本更加活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受访指出。

  重组趋向传统产业

  在经历2017年并购重组大幅收紧后,A股并购市场活跃度开始断崖式下跌。

  本报统计数据显示,自2014年并购重组市场出现高峰期以来,年度上市公司完成并购重组交易数逐年下滑,已从2014年的427起下滑至2020年的114起。

  上市公司主动筹划并购重组交易的活跃度也越来越低。

  记者统计,2020年,A股上市公司作为买方参与的重大重组事件合计仅210起,其中已完成或在正常推进中的则为152起。而在并购重组积极性最高的2015年,这一数据则分别为345起、282起。

  其间,2020年A股已完成的超百亿元的并购重组交易有16起,在2014年至2020年七年的数据中处于中等水平,其间并购重组超百亿规模的交易数量2014年的最高19起,和2018年的最低13起。

  其中,2020年并购重组金额最高的案例为招商蛇口与前海投控共同增资前海自贸投资。

  根据公开资料,招商蛇口控股子公司招商前海实业,以持有的招商驰迪100%股权向前海自贸投资进行增资,前海投控以持有的前海鸿昱100%股权对前海自贸投资进行增资。同时,招商前海实业以部分现金向前海自贸投资增资。完成后,招商前海实业和前海投控均各自持有前海自贸投资50%的股权。此次交易涉及总金额高达1458亿元。

  从这一案例上,可以显著看到2020年并购重组市场的特点——传统行业、国资背景成最活跃的元素,新兴元素逐渐“退出”重组市场。

  2020年已完成的114起并购重组交易中,仅16起涉及新兴产业,占比14.04%,同比2019年22.92%的市场份额下滑近一倍,相较于2014年高峰期37.47%的市场份额则存在更大落差,可见当前并购重组市场传统产业化趋势显著。

  具体来看,2020年并购重组大多瞄准食品、化工、建筑、金融、有色等传统产业。

  例如,新奥股份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作价258.4亿元收购新奥能源32.81%股权,实现天然气全产业链整合;东方能源作价151.12亿元收购资本控股、国网英大作价143.98亿元装入置信电气为公司带来金融资产;华菱钢铁作价104.66亿元定增收购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华菱钢管、华菱节能四家公司股权。

  “一方面是监管环境变化,市场对于高估值、高溢价和跨界并购非常谨慎,新兴产业优质资产想上市,完全可以走IPO通道;另一方面,很多民营企业也没钱做并购。”华南一名前上市公司高管受访指出。

  造富“光环”褪去

  2020年3月25日,上海莱士以132.46亿元完成对西班牙基立福下属子公司GDS45%股权收购。

  这是当年为数不多的民营上市公司收购新兴产业的案例。

  但值得一提的是,该方案从2018年开始筹划,曾多次修改方案,在2019年3月7日确定最终方案后,股价仅迎来一个涨停板。

  2020年,A股市场披露了多家新兴产业并购案例并未出现较大的“水花”。

  如当年7月披露定增收购瀚晖制药49%股权的海正药业,方案落地后仅三个涨停就快速回落;6月宣布定增收购东风马勒50%股权,上海弗列加50%股权及东风汤姆森50%股权等9家公司股权的东风科技,方案出炉次日股价仅上涨4.16%;3月宣布定增收购无锡宏仁100%股权的宏昌电子,仅出现两个涨停板……

  这些景象与五六年前动辄十余个涨停,“逢并购必大涨”的景象形成巨大反差。

  事实上,从本身并购标的来看,“炒热点”并购在A股市场迅速降温。

  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4年年内完成的427起并购重组交易中,有160起涉及新兴产业,占据市场37.47%的份额,涵盖计算机、生物医药、互联网、信息技术等产业;2015年新兴产业所占市场份额也不低,在完成的298起并购重组交易中共有109起涉及新兴产业,占比36.58%,覆盖产业与2014年相对一致。

  但在2020年的并购市场,新能源、光伏等年内被热捧的新兴产业丝毫不见身影,仅少数“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新兴产业被装入,涉及企业仅16家。

  “这是市场成熟的表现。”业内人士评价。

  “本身就不应该因为并购而大幅度提高市值,因为并购尚有一定风险,并购也不是必然成功。当下资本市场更加关注的是赛道,也就是产品,只有当产品摆在面前,投资人才会趋之若鹜。而从并购到形成新的产品,往往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盘和林说道。

  整合难成“拦路虎”

  尽管早在2019年,重组新规落地,解除了早前不少并购重组相关限制,创业板借壳也已然放开,但一年半时间里,并购重组市场却未回复活跃,创业板首单借壳也迟迟不见破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上市公司对并购重组积极性不高或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注册制下新兴企业上市路径逐渐通畅,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前期市场非理性重组遗留诸多“后遗症”“整合难题”使不少上市公司望而却步。

  2019年,科创板注册制改革正式开闸,早已吸引了诸多新兴产业公司上市。

  截至2021年1月15日,合计有217家科技公司登陆科创板,总市值合计33590.57亿元,平均市盈率94.55倍,总受理企业更是突破535家。

  2020年8月,创业板注册制正式落地,截至目前IPO受理企业也高达543家,其中已有82家注册生效,大多数实现上市。

  华南一家中型医疗制造行业上市公司高管就对记者表示,由于上市道路通畅,其看中的优质并购资产更偏向于走IPO渠道,选择自己上市,这并不利于行业并购整合。

  而面对已经完成并购重组的企业,顺利整合实现提质增效则是另一个更为宏大的命题。

  华南另一家早前完成重组的创业板制造业高管则对记者直言,其对公司治理与融合过程中,感触颇深,市场很多并购案例,在业绩对赌完成上市公司接管之后,都出现各种问题,导致并购失败等情况。

  “比如说业绩对赌,在对赌期没法介入太多对标的公司管控。首先是业绩承诺方觉得上市公司干预经营(特别是跨界并购),对赌若不完成,容易扯皮。其次是容易排斥上市公司派出的管理人员,不让实际参与经营管理。”该高管说道。

  在其看来,市场上不少并购重组交易中,业绩承诺方为了完成业绩,往往只考虑企业短期规划,忽略了长远发展。

  这显然对上市公司后面接管不利,为了完成业绩,许多公司容易想尽各种办法。基于这些原因,基于稳定股价等考虑,上市公司与业绩对赌方容易“同流合污”。

  “说到底还是要上市公司自身基础好,质量高。建议监管部门优化政策,进一步加强指导培训。或在审批环节多走进上市公司进行了解。让并购能够促进上市公司更加健康发展,做强做大。”该高管说道。

编辑: 潘沈思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